光华网视台

时间的刻刀:奥克尼民谣节,穿越历史的音乐狂

主页 > 纪录片 > 历史 > 时间的刻刀:奥克尼民谣节,穿越历史的音乐狂 2017-02-23 07:00:25 来源:

对于乔治·麦凯·布朗的短篇故事《海豹皮》中那个半人半海豹精(Selkie)的音乐家马格纳斯·奥拉夫森来说,艺术,不是一如许多人认为的那样需要依靠艺术家的敏感情绪来实现,而是存在于时间之初,无人知道来源。艺术家所需要做的,只是以人性的名义不断修补一张创作之网,在里面,交织着那正在一点点被人毁灭的,宇宙中人与神、星与月、草木与野兽间的和谐之音。

时间的刻刀:奥克尼民谣节,穿越历史的音乐狂

远古的巨石和牧人的羊群

海豹精的传说广泛流传于奥克尼群岛。据说他们以海豹的样子生活在大海中,时常上到海岸,脱下海豹皮,变身人形,载歌载舞。若将他们的海豹皮拿走,他们就再也回不到大海。历年来,常有海豹精或有意或无意地丢失了海豹皮,被带到人类中间,与他们相爱、生子,而也终会在找到自己的海豹皮后,抗拒不了大海的诱惑,回到水中,消失于人间。人形的他们通常十分美丽,且有着秉异的音乐天赋。马格纳斯生于奥克尼,他的母亲就是这样,在他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回到了大海,从此销声匿迹。他的父亲不愿提起她,他也就从不知道自己的音乐来自何方,只是用心编织着那个网。而奥克尼群岛的人,也来自于海上,却早已不知具体是何方。来自苏格兰主岛的皮克特人,来自北欧的维京人,以及也许藏在他们之中的半人半海豹精们,他们的后代在这些小岛上安居,讲着故事唱着歌,还在每年夏季来临的时候,举办盛大的民谣节。他们不在乎你是哪里人,只要你有故事,有音乐,奥克尼就会成为这样一张网,热情欢迎你来系上自己的那一根线。

时间的刻刀:奥克尼民谣节,穿越历史的音乐狂

爱丁堡大学民谣协会在酒吧表演

与我同行参加奥克尼民谣节的有民歌手斯科特·加迪纳(Scott Gardiner),他在爱丁堡附近的农场长大,说着一口地道的苏格兰方言,会唱许多苏格兰东部的民谣。他在民谣节上身份特殊,因为他每晚都会主持一个歌会,任何人都可以参加,围坐在沙发上,或是献唱一曲,或是安静聆听。斯科特告诉我,自从十五年前第一次随爱丁堡大学民谣协会来奥克尼参加民谣节,他从未间断过,但直到两年前,他才开办了这个歌会。除了一些正式的演出,对于来参加艺术节的民谣乐手来说,最快乐的时光是从早上一睁眼(或者索性一晚没睡),就开始穿梭于斯特罗姆内斯镇(Stromness)的各个酒吧,奏乐喝酒。这样的演出方式非常热闹,也不局限于只和自己乐队的人共演,若你遇上自己喜欢的曲调,可以随时拿出乐器,加入其中,曲子信手拈来。年纪大的乐手早已一头白发,而年纪小的,则满脸稚嫩,他们之间可能从未说过话,却用音乐交流内心。观众来来往往,狭小的酒吧里往往都找不到站立的地方,但还是会许多人,端着大杯的麦芽酒,时而驻足观望,时而就着乐声与同伴高谈阔论。然而歌手们常常会因为酒吧的嘈杂而得不到安静唱歌的机会,所以斯科特想到,也许歌会能够让歌手们得到更多交流的机会。

时间的刻刀:奥克尼民谣节,穿越历史的音乐狂

参与打节拍的小女孩和指导她的老奶奶

参加民谣节的歌手大多来自苏格兰,爱尔兰,或是北欧,偶尔有几个来自别的国家。来歌会的人有的是早已畅销专辑的歌手,有的却从未登台唱过歌。斯科特说,因为歌会友善的气氛,许多初来乍到的人被激发了潜能。在他的盛情邀请下,我也去参加了一次歌会。我坐在角落里,被每一个人唱的歌都深深吸引,离开了乐器的伴奏,人的歌喉也就成了最纯的乐器。绕了一圈到了我的角落,斯科特忽然叫我名字,说,也来一首吧?作为歌会上唯一的亚洲面孔,许多人充满期待地看着我,于是我平生第一次,在一群陌生人面前声音颤抖地清唱起了《马桑树树儿搭灯台》。歌会结束后,一位胡子苍白,拄着拐杖的老人走到我面前,我记得他刚才用沧桑的声音唱了一首关于战争的歌。他特别认真地对我说,我仿佛在你的歌声背后听到了乐器的伴奏,这是一首情歌吧?我惊讶地点头,并且提出可以给他翻译歌词,然而他又说,用不着,这些东西,就需要用你们自己的语言,自己的曲调唱出来,然后每个人就都会懂。

相关视频

当前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