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华网视台

绝育之后意外怀孕生子 孩子遭抢至今下落不明

主页 > 新闻 > 大陆 > 绝育之后意外怀孕生子 孩子遭抢至今下落不明 2018-03-13 13:19:47 来源:未知


开场
    各位观众大家好,这里是光华通讯社,我是主持人郎婷,家住湖北省恩施自治州建始县的龚礼秀女士对我们说,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龚女士的母亲在计划生育结扎之后意外怀孕生下了一个男婴,也就是龚礼秀的弟弟,建始县计生办以计划生育为由将龚礼秀的弟弟抢走了,至此龚家人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孩子,20年来龚家人为了找孩子四处奔波,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现在龚礼秀一家人只想求助政府和社会找到他们失散多年的孩子。接下来,我们就来听听龚女士讲述当年的详细情况和具体原因。
主持人: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就是龚礼秀女士,龚女士您好,请您给我们讲一讲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龚:主持人好,大家好。我是龚礼秀,来自湖北恩施自治州建始县龙平乡大树湾村八组。1996年我母亲生完我妹妹后在建始县计生办做了结扎手术,1997年我妈妈意外怀孕,发现时已经6个多月,加上妈妈当时血压低不能做人流手术。1998年4月5日我母亲生下一名男婴取名叫龚礼花,4月22日早上计生办领导李莫怀、王世云、喻兆国等人来我家跟我父亲说:超生是违法的,你们打算怎么处理。然后就走了。当天晚上,李莫怀、王世云、彭青贵等九人又来到我家说:上面领导来了,就把父亲骗到申酉坪管理区,并强烈要求父亲交出小孩。父亲死活不答应,他们就用皮带猛抽,拳打脚踢,父亲至少被打了三个小时,李莫怀还威胁父亲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。无奈之下,父亲只好答应交出小孩。然后就有五个人押着我父亲去我家,走到离我家门口不远处时,我父亲大声呼喊“李莫怀抢小孩子来了”。计生办的几个人不敢轻举妄动,就走了。
主持人:你母亲是在计生办给她做完结扎手术之后意外怀孕的,责任应该在计生办,怎么能怪你父母呢?
龚:当时我们还小,爸爸妈妈都不懂政策和法律,计生办为了完成计划生育任务,就不择手段到我家抢孩子,打我父亲,威胁我妈妈。
主持人:即使是计划生育超生也不应该抢走才10多天的孩子呀,当时你们有没有报警?
龚:报警了,没有用。之后父亲回家,第二天也就是4月23号托人找到龙坪乡党委书记朱元魁,述说事情的经过,朱书记说“计划生育,应按政策办,打人是非法的”父亲知道后心理就有底了。24日,父亲心里还是害怕,就把小孩放到我叔叔家,自己去卫生院治疗,不料在卫生院父亲被王世云他们发现,几人又把父亲抓到管理区楼上,再次进行毒打、用铁锹向父亲猛击。带头人李莫怀还吼道:“老子打死你,超生是犯法的,你还敢找领导,把小孩交给我们”。
主持人:这已经是你父亲第二次被打了是吧?
龚:对,这次打的比上次还要严重,街上卖衣服的说,我父亲被打的屎尿都出来了,在他那儿买的裤子换的。我父亲从那之后就有后遗症,偶尔会头疼,被打之前从来都没有。
主持人:那你弟弟是什么时候被他们抢走的,都有哪些人参与了这件事?
龚:我父亲说,在当月24日深夜,十几个人带着绳子押着他回家要带走小孩,其中认识的有李莫怀、王世云、彭青贵、王安喜。父亲没办法,只能带他们去我叔叔家见小孩,我叔叔只好把小孩从家里抱出来,他们抢走小孩后就押着我父亲上了冷德平的车直达龙坪乡,下车后李莫怀叮嘱王世云等六人“按原计划办”,在王世云与另一人的押送下,车沿国道线二零九开去,我父亲说当时他们故意在路上绕了几圈,然后在一个地方王世云将小孩抱下车,之后火速上车返回龙坪。因为我父亲当时被打的太严重,意识不如平常所以就记不太清地方了。
主持人:把一个小孩扔在马路上,然后他们自己走了?
龚:对,天亮之后我父亲才被放了。回到家之后,父亲在亲戚的帮助下找了派出所,县计生办,恩施州等很多地方,能去的地方他都去了,也写了控诉信,寄给了建始人民政府、建始县人民检察院、恩施自治州人民检察院等,一直都没有回音。后来8月份的时候,恩施州里的人来我家取证,拿走了我母亲做结扎的线头,还检查了我母亲的乳头和做结扎留下的伤口,取完证之后他们就走了,之后他们那边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。
主持人:从那之后这么些年都没有人管,也没有一点回音吗。
龚:是的。这么多年了,我和妹妹年龄小,爸爸一直没有停止找,由于我们是农民,没权没钱,当年抢走我弟弟的人都在当官,他们一直不提供线索,上面也没有帮我们追查,所以去年我又去找当地派出所,派出所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,叫我拿证据,过了两三天,我就带着证据过去,他们找了王安喜,王安喜就说是我父亲把小孩子送出去的,要我父亲当事人去,然后今年正月初八,我就带着我父亲和证据一起过去,他们就说这案子要查。我3月9号又给他们打电话,他们说要跟领导申请三月中旬查。
主持人:刚才听了你的叙述,我和观众对你的事情都有了一个清楚地了解,节目最后你还有什么想和大家说的?
龚:我母亲在弟弟被抢后,精神受到沉重打击,每天念叨着弟弟的名字,以泪洗面,最后在父亲多次查找孩子无果的情况下,悲愤交加,含恨离世,死不瞑目。现在我爸爸年龄也大了,我一定要找到弟弟,给他一个安慰,也给九泉下母亲一个交代,也给弟弟一些亲情和温暖,希望大家帮帮我,让我弟弟早日回家。
主持人: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。
龚:谢谢主持人。
主持人:超生按照当时的政策是不允许的,可是龚礼秀的妈妈是在配合计生办做完绝育手术以后又意外怀孕的,农村繁重的体力劳动,龚礼秀的妈妈根本就没有想到做完绝育还能怀孕,所以发现晚了,加上她当时血压低,属于怀孕晚期,不宜人流,为了大人的安全,无耐生下了孩子。他们没有去找计生办的麻烦,而是被计生办找麻烦,父亲被多次毒打,弟弟被抢走。这件事情确实令人气愤和不平。我们希望节目播出后能够引起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,追究肇事者的责任,追查孩子的下落。也希望全社会关注这件事情,帮助龚礼秀早日找到失散20年的弟弟,给她九泉之下的妈妈一个交待,给年迈的爸爸一些安慰,也给失散多年的弟弟带去亲情和温暖。我们光华通讯社将持续关注事件的进展,并做追踪报道。感谢你的收看,下期节目再见。
 
 
 
 

neirong.jpg

相关视频

当前排行

  • 栏目:大陆
  • 作者:主编
标签: